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南氏春秋·御史越氤氳



淩波仙子靜中芳,雪玉莖出無染淤



風急雨狂定無曳,花落清香留翠蓮。



—《南氏春秋·御史越氤氳傳》



「嗚嗚嗚……」一個看上去不滿五歲的小男孩正坐在地上哭泣,他的淚水帶

著灰色的塵土從臉上滑落。



不遠處有幾個男孩正拿著小石子向他扔去,還是不是發出大笑。不管小男孩

如何哭泣、哀求、躲避,他們還是依舊不放過,一顆顆堅硬的石子擊打在男孩的

身上,留下一塊塊淤青、血痕。



就在一眾男孩準備圍上去時,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嬌小

細嫩的手裏還抓著一根木棍。「妳們夠了沒有!?都給我滾開!」



男孩們看清面前這個女孩,笑道:「出來逞英雄啊。還不回家繡花去?拿根

木棒就把自己當女俠了啊?我們怕妳嗎?」說完,一群人便圍了上去。



其實女孩面容清秀可人,雖然生活貧窮,衣服破破爛爛,但是烏黑亮麗的長

發下,圓圓的大眼睛,小巧精致的嘴唇,無一不證明這是一個美人胚子。生活在

附近的男孩都非常喜歡和她玩耍,而這個被欺負的男孩正是因為多拿了女孩分給

大家的紅棗。



領頭的男孩走到女孩跟前,伸出手想揪她的頭發,不過被女孩直接用棍子打

下。男孩倒吸一口涼氣,邊後退邊說道:「小子妳給我等著,她是我的女人!」



女孩小臉一陣紅一陣白,看著離開的男孩們,丟下木棍嘟囔道:「臭不要臉

的家夥。」



她叫越氤氳,一個一直想維護正義的山村女孩。按常理她是沒有可能實現夢

想的,但是她出生在了一個特殊的時代……



在威儀的大殿內,端坐在皇位上的絕色女子微微的挪動身子,玉兔從領口微

微露出,長袍分叉,白生生的小腿完美的展示出來,但是下方的人都低著頭,沒

有一個人敢欣賞。



絕色女子抬起玉手,捧著文章,朱唇輕啟,威嚴而又柔美的聲音在大殿中響

起:「本次殿試一甲狀元……」女子故意停頓了一下,眼神落在角落裏的年輕女

子,嘴角多了幾分笑意:「越氤氳!」



在角落,一名頭戴粉花的少女抬起頭,望著上方的女子,這個時候周圍的考

生才發現這裏居然還有一個如此可人的少女!



「……至于二甲、三甲由禮部尚書公布,本次殿試的狀元留下聽候安排,其

餘人退朝。」



「長公主千歲!」



……



越氤氳站在臺階下,看著上方這個實際是國家掌控者的攝政公主,心理十分

的緊張。



是的,雲沐涵已經掌權三年,但是歲月並不能再她臉龐上留下痕跡,雖然已

經接近三十,可是依舊和25、6的少女一般,衹是眉宇間多了幾分威嚴。



「想不到居然這次狀元居然是個女子,這等才氣可絲毫不比沐涵妹妹差啊。」

站在雲沐涵身邊的銀甲將軍走下臺階,仔細打量著越氤氳。衹見她極短的女式戰

群下一雙修長健美的長腿裸露出來,直到膝蓋下才有戰靴包裹。



「素柔姐姐別笑話我了,當年妳可是江南才女,如今又是帝國將軍,誰能和

妳比啊。」雲沐涵放下威嚴,嘟著嘴不滿道。



秦曄笑了笑,雲沐涵雖然是帝國主宰,但是在自己眼中依舊是那個愛跟自己

撒嬌的小妹妹。「好了,不說這些,那麽越氤氳,拋開那些套話,妳真的最想實

現什麽?」



「我…」越氤氳看了看秦曄,又看了看雲沐涵,咬了咬牙。「我最想成為一

名俠士,能夠匡扶正義!」



「哦?」雲沐涵想不到這個看上去文靜柔弱的女子居然想成為俠士,尤其那

張漂亮的臉蛋,簡直快媲美當年的自己了,如果給自己那個不成器的皇帝侄子看

到,肯定會把她收入後宮的。「俠士這個匡扶正義衹能是一方,妳要相信衹有穩

定的政府才能公正天下。」雲沐涵和秦曄對視一下,似乎想了一下,然後開口道:

「那我就賜予妳監察御史這個官職,希望妳能幫助我公正天下!」



越氤氳激動跪下,叩拜道:「謝長公主殿下。」秦曄笑著扶起越氤氳,仔細

打量著她:「既然妳想作俠客,那妳學過武嗎?」



「我……」越氤氳紅著臉,不安的搓動著雙手。「我不會……但是我想學……」



秦曄拍了拍她的肩膀「沒事,我當初也不會,現在不依舊是將軍嗎?我讓沐

涵妹妹教妳。這麽漂亮的女孩子別想我學槍棍了,要向咱們長公主一樣,武術和

舞蹈一樣迷人。」



「素柔姐,妳怎麽能這樣!」雲沐涵連忙起身,跑到秦曄身邊。



「哦?妹妹是哪裏不舒服需要姐姐幫妳揉一下嗎。」



雲沐涵見秦曄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酥胸上,臉色立馬變白,連忙說道:「好

姐姐,我教還不行嗎,別欺負我了。」



越氤氳一臉無措的站在一旁看著她們嘻鬧,她完全沒想到被譽為國家百年來

最有作為的兩個人居然和普通女孩一樣。一個北平夷族,一個安定天下,卻在自

己面前沒有絲毫威嚴,和開始殿試時的高貴判若兩人。



雲沐涵快步走到越氤氳身邊,收斂笑容低聲對它說道:「我們的都身為女子,

難免會被人看不起。我雖為攝政公主,但是百官有多少人對我不服氣,所以我們

更需要團結。我盡可能的支持妳,但是我也希望妳能努力做好,讓世人知道,我

們女子也能管理好這個國家!」



說完,雲沐涵就和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坐回皇位雙腿交疊,提筆寫下

一串命令,再落印。「我以後就叫妳小越吧,為了不讓我那個混賬侄子看到妳,

妳還是先住在客棧裏,我回頭再給妳找個住處。」



越氤氳不敢多言,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是,長公主殿下。」



「我比妳不過年長4歲,就叫我雲姐姐吧,我也想有一個妹妹幫我,免得某

人天天欺負我。」



「這個……」越氤氳不敢接話,衹是尷尬的站在那裏,明艷的臉龐低垂著,

眼神波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算了,怕妳一時也改不過來,妳先退下吧,我會抽時間教妳的。」



「是!」越氤氳鬆了一口氣,緩緩的退出了大殿。而面對眾人的恭賀,越氤

氳沒有心思回應,衹是敷衍了幾句。長公主難道還不能掌握所有事情?需要更多

的人幫助?還是需要借我的手指出哪些汙吏?或者衹是單純希望我匡扶正義?



越氤氳的沈思讓周圍的考生都認為她過于高傲,不免心中有些不滿……



……



「素、素柔姐,饒了我吧!啊……不、不要……」雲沐涵躺在豪華的大床上,

手腕和腳踝捆在一起,身子被迫彎曲,胸口兩個豐碩的乳房被手臂緊緊的擠在一

起。



秦曄拿著按摩棒在雲沐涵的蜜穴裏抽送,一手按在她的乳房上用力的推揉。

誰也不會想到,帝國的主宰居然會在床上如此的嬌媚喘息。雲沐涵審題顫抖,越

來越多的愛液從被塞滿的蜜穴裏流出來,劃過臀部落在床上。「沐涵妹妹,如果

讓天下人知道我們的攝政公主殿下其實是一個受虐狂,那會發生什麽事呢?」



「啊、啊啊啊啊……可、可以了……素柔姐哦……」雲沐涵面色緋紅,在秦

曄的挑逗下不斷的嬌喘。秦曄笑著俯身,白色的薄紗落在雲沐涵胸上,弄得她一

陣顫抖。「哦,是誰開始怪姐姐欺負妳了的,怎麽就開始求饒了。」



雲沐涵乳房被秦曄狠狠的捏了一下,瞬間,雲沐涵嬌喘一聲,大量的乳汁洶

湧噴出。秦曄猝不及防,一身白色衣裙被浸透了一片。



「好姐姐,我認錯!我再也不敢了。」雲沐涵美麗的雙眼睜開,可憐楚楚的

看著秦曄,小巧精致的鼻子微微蹙吸,惹人憐愛。



「妹妹妳確定?明天我得回軍中了,如果淫毒再發作那可就麻煩了。」秦曄

收起笑臉認真的看著雲沐涵。



「姐姐妳真的要回軍中嗎?我把妳調過來做兵部尚書不好嗎?」雲沐涵臥在

秦曄懷裏問道。



「我不放心那些人,衹有我在軍中才能牢牢掌握哪些軍隊,不然他們若是鬧

起來,我們哪來力量抵擋啊。」秦曄撫摸著雲沐涵柔順的頭發柔聲說道:「妹妹

妳命苦,姐姐雖然被下藥,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慢慢恢復了,可是妹妹的為什

麽絲毫不見減弱。」



雲沐涵眼光波動了一下,身體艱難的轉動,背對著秦曄。「南文柏給我上藥

的時候就說了,這藥會伴隨我一生。而且煥兒也把他搜集了多年的春藥全部用在

我身上了……我現在幾乎三天就會發作一次……每次被胸口好脹,我內衣會被乳

汁浸濕好多次……」



秦曄沈默了,看見雲沐涵眼中淚光閃爍「那妹妹何不嫁人呢?」



「楚,他死了……而我又成了這個樣子……」雲沐涵頓了一下,「我怕我會

被別人用這事控制,不但失去了自由,還會危害整個國家!」



秦曄內心的柔軟被戳了一下,雙手再次握住雲沐涵豐碩的乳房。「那姐姐再

幫妹妹發泄幾次吧,我以後盡可能抽時間回來看望妳。」



雲沐涵雙手緊握腳踝,繩索在她白嫩的肌膚上勒出了幾道紅印……



越氤氳在月光下撫摸著一衹雲沐涵送給她的精致的玉簫,清冷的月光映在她

的臉上,兩鬢的長發在夜風中飛舞。「這個和平盛世真的需要我匡扶正義嗎?又

或者這永遠都是個夢?」



「嗯?」越氤氳一手扶著窗沿,突然發現有幾個男人抬著一個木板,透過縫

隙依稀可以發現一個女人被堵著嘴。



人販?越氤氳沒有思考,立刻開門跑到街上攔住他們「站住!」



話一出口越氤氳就懊惱了自己的魯莽,自己剛剛沐浴完,衹穿了一件鬆垮的

睡袍,酥胸半裸,一雙長腿俏生生的展示在眾人面前。



「小姑娘妳要幹什麽?」



越氤氳一咬銀牙,上前一步說道:「妳們抬的什麽?」



「和妳有什麽關係,快滾回去,大爺們有事要幹。」男子肩扛著木板,對著

越氤氳揮了揮手。



越氤氳自知沒有辦法,準備暫且退去。先脫身,向官府求助,嗯,就這樣。



「誰!」就在越氤氳和他們對峙時,一雙大手從她身後按住了她的胸脯,還

用力抓了幾下,讓原本不夠嚴實的睡袍變得更加鬆垮。越氤氳連忙扭動手中玉簫,

一抹寒光閃過,一把利刃從簫身裏抽出。



「這娘們有武器!」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有一雙大手扣住了越氤氳的手腕。

而握住她胸部的大手掐住乳頭用力一捏。「啊……」越氤氳短促叫了一聲,畢竟

未曾習武,武器立刻被人解除,然後有一團布塞進了她嘴裏。



越氤氳被一下按到在地上,雙腿交疊雙臂都被按住,一根根繩索飛快的在她

身上穿梭。「唔、唔……」越氤氳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衹知道自己被四衹手按

住。繩子越來越緊,最後讓她無法動彈,衹有她那比雲沐涵還大上一分的乳房在

空中晃蕩。



「唔!」越氤氳被扔上一塊木板,再被蓋上一層被子就被抬了起來。



「這娘門兒長得真不錯啊,要不我們先快活一下?」



「不行、這次的雇主可是個大人物,不能耽擱他的事情。」



「不急,先出城,到時候想怎麽幹就怎麽幹,然後再把貨一交,帶上這個小

妞我們就拿著錢換地方逍遙。」



越氤氳躺在木板上,胸口的衣服早被扯開,幾衹手都在撫摸著她的乳房。他

們是人販子?我該怎麽辦?



越氤氳眼前一片黑暗,一塊黑色的布片遮去了她的視線。衹知道自己被抬著

移動,並不知道會被帶到哪去。未知的恐懼讓她不安的扭動起來。



「老實點!」一衹大手狠狠的拍在越氤氳的臀部上。



「嗚!」越氤氳身子扭動,惡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由于側臥導致睡袍裏的

乳溝裸露出來,白花花的一片即使在黑夜中也難為惹眼。



男子見如此美景,忍不住把手伸進越氤氳的睡袍,在她胸前的柔軟處觸摸。

「媽的,真的軟,真的大,成色比另外一個好多了,今天運氣真不錯。」



「嗚、嗚……」越氤氳羞憤的皺著眉頭,奈何根本沒地方躲閃,衹能任由他

把玩自己的乳房,玩弄自己的乳頭。



見這人玩得如此興奮,其他幾個人也把手伸進被窩裏,在越氤氳身上撫摸。



就在越氤氳被幾雙手撫摸到面色緋紅時,走在前面的男子回頭叮囑道:「收

斂點,別鬧出太大的動靜,等出城後輪著肏. 」



這時,一隊官兵正好轉彎路過這裏。「妳們的這是幹什麽?不知道宵禁嗎?」



「我家人生病了,需要外出求醫。」這幾個人連忙把手從被窩裏抽出,結果

一不小心將越氤氳腦後的繩結弄鬆。越氤氳一下吐掉了嘴裏的布團,把頭伸出被

窩大喊道:「他們是人販子!」



這下可好,這對士兵立刻將手中的長矛對準他們。「妳們都給我站住!」



這群人沒辦法,已經被包圍,衹好放下越氤氳和另外一個被綁架的女子。



士兵把越氤氳從被窩裏拉出來,頓時驚呆了。如此一個美女,衹穿了一件睡

袍,胸部還漏出了大半幾乎快看見殷紅的乳頭了。而且還被繩索牢牢束縛,尤其

那雙修長白皙的美腿被一圈圈繩網束縛住,異樣的美感讓士兵都哽咽了一下。



「快、快給我鬆綁!」越氤氳急忙呼喊道。



這時士兵隊長走過來,看見如此美景,差點沒能忍住,不過他認出越氤氳的

容貌,連忙收回了伸向她雙乳的魔抓。「啊!是御史大人!」士兵隊長趕緊鬆開

越氤氳身上的繩索,不過還是在她身上狠狠的摸了幾下。



越氤氳甩開繩子,趕忙拉好自己的衣服,可是睡袍太短,一雙長腿怎麽也遮

不住。



「御史大人,要不我送您回去?」士兵隊長討好的說道。



越氤氳眉毛一挑,抓著衣襟問道:「妳認識我?」



「今天命令下來,我有幸在統領哪裏看到了您的畫像。」士兵隊長卑躬屈膝,

簡直都快要跪下了。



「沒事,不需要護送,妳們還是先把罪犯壓下去,雖然這事不歸我管,但是

審訊時我可以來看看吧?」



「當然,御史大人隨時可以探訪。」



越氤氳點了點頭,邁動讓人噴血的美腿離開了這裏。他們說了要交貨!那肯

定不是單純的拐賣,說明是有人點名要人!我得去稟報長公主。



越氤氳拉緊衣服,飛快的蹦跑著,不一會兒便跑回了住處。「長……」越氤

氳驚訝的發現雲沐涵竟然坐在窗檐上,悠閑的晃動著雙腿。



雲沐涵也注意到越氤氳,柔夷豎在嘴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唰!紅袍

飛舞,雲沐涵從樓上跳下,輕輕的落在了越氤氳的跟前。「妳去做什麽了,穿成

這樣……」



越氤氳尷尬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拉扯著自己睡袍的下擺。「長公主殿下這是

……」



雲沐涵意味深長的看著越氤氳身上的勒痕,拍了拍她的肩膀。「別這麽拘謹,

妳可以把我當做妳的姐姐。」



「臣惶恐,不敢……」



「好了,我衹是過來看看妳有沒有練習我教妳的那些招式。」雲沐涵圍著越

氤氳走了一圈。「嘖嘖,穿的真是性感啊,不知道會有多少男人會被妳誘惑到。」



「殿下……」越氤氳羞紅著臉,雙腿不自覺的搓動。「臣有要事稟報。」



「哦?」雲沐涵收起笑意,嚴肅道:「這裏不適合說,我們先回宮,不過

……妳先換件衣服。」



……



「妳說的這些似乎不在妳的責任範圍內吧。」雲沐涵雙手交叉,輕輕托住下

巴,凝視著越氤氳。



「是的,殿下,但是臣依舊認為這件事另有隱情,希望長公主殿下成全。」

越氤氳身穿官服,用一根藍色絲帶纏住長發,將其在腦後盤起,留下幾率披在肩

上,既有幾分嫵媚又有幾分英氣。



「行,那本宮就授權給妳,明天朝堂上當眾宣布,一來讓人信服,二來也為

妳造勢,三來……就這樣吧。」



越氤氳當即下跪:「多謝長公主成全!」



雲沐涵眼中閃過一絲擔憂:「這件事一定要小心,保護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三來,盡可能的保護妳吧……



……



「刑部,城衛軍今日開始全力配合御史越氤氳調查此事,不得有誤!若不從

問責尚書令!」雲沐涵威嚴在大殿響起,下方的眾臣面面相覷。一個二品大員居

然要聽從一個連五品都沒有的監察御史的命令,這是何等荒唐?



這時,就有人想到,自從南文柏倒臺,宰相之位一直空缺,秦曄雖未長公主

親信,但畢竟已是大將軍。難道……這是宣布未來的宰相,大恒的第一位女宰相?

想到這裏,眾臣也不再爭辯,都默許了雲沐涵的決定,當然也不代表有些人衹是

表面上沒有意見而已。



「既然沒有異議,那就退朝吧!」



……



「越大人,您怎麽親自來了,想要提審犯人派人過來就好了。」監獄守衛看

過文書連忙對眼前的美女陪笑道。



越氤氳一身黑色官服,不過款式有一些不同,長袍的下擺僅僅沒過膝蓋,光

潔筆直的小腿在昏暗的火光下依舊是那麽的誘人。越氤氳嘴角上揚,對守衛笑了

一下:「麻煩妳了,讓我進去去見犯人吧。」



「是!越大人,請問需要引路嗎?」



越氤氳嘴角上揚「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好。」



「好的,大人,裏面請。」



待越氤氳窈窕的身姿消失在回廊中,守衛下意識的握了握手。「好大的兩個

奶子,看樣子我一衹手還抓不下,就是不知道手感怎麽樣……」



……



越氤氳打量著四周的環境,昏暗的火光拖出很長的影子。犯人一個個戴著鐐

銬,無精打采的蹲在一個個狹小的牢房裏,空氣中彌漫著糜爛的味道。



突然一陣女子的驚呼傳入她的耳中。



「妳們要幹什麽!?」衹見那名面目清秀的女子一臉恐懼,雙手被鎖鏈捆住,

全身衣衫襤褸蜷縮在墻角。



一群獄卒圍著女子,數雙手拉開女孩的雙腿,有的糅他的奶子有的更是將她

的裙子拉下。「沒什麽,我們衹是正常的檢查犯人身體。」



「住手!不要啊!我衹是證人!」女孩在人群中掙紮,可怎敵得過幾名大漢,

不一會兒就被扒得幹幹凈凈,甚至還有幾個獄卒準備拿繩子把她的雙腿捆起來。



「沒區別,我們都需要檢查一下。」



「住手!」越氤氳正好趕到,站在牢房外,連忙出聲喝止道。



「這娘們兒是誰?」畢竟官服款式有些不同,再加上燈火昏暗,獄卒並沒有

看出來。「長得不錯,把她給辦了。」



「妳們竟敢!」越氤氳見兩個粗大的獄卒手拿著棍棒朝自己走來,衹好蹲下

身子,從腰間抽出玉簫。



噌!利劍出鞘。「給我停下!」



「喲呵!居然還有武器?兄弟們,這人要劫獄!拿下她!」



唰!棍風落下,越氤氳連忙側身躲開,但是正好感受到背後有人襲擊,無奈

再次下腰躲開棍棒。



越氤氳玉腿一踢,正好腳尖踢在了獄卒的下巴上。「快住手!」越氤氳用玉

簫擋了一次,在伸腿踢倒一人。



旁邊一名獄卒乘機抱住越氤氳的小腿,並用力向前一推。越氤氳一下子站立

不穩,衹好用劍拄地,腰身一扭從中掙脫。



越氤氳後退一步,看著那些倒地的獄卒喝道:「我是長公主派來查案的!快

給我住手!」



不過獄卒的呻吟聲太大,再加上被一個女人打敗,心中怒火騰燒,剩下的獄

卒一起撲向了她。越氤氳習武不久,勉強招架幾次後便顯得後繼乏力。啪!玉簫

脫手,手腕被一名獄卒扣住。



「妳們快住手!呀!」越氤氳手腕被捏得發疼,輕輕的嬌喘一聲。



「妳這娘們兒在說什麽呢?」



「我!嗚嗚……」不等越氤氳再說一句,她身後就有一名獄卒捂住她的小嘴,

並摸上她的大腿。



「嗚!嗚嗚嗚!」越氤氳無奈,畢竟是府吏,不好下狠手。然而獄卒則毫無

顧忌,一下子數雙手全部伸到了越氤氳的身上。



不一會兒,越氤氳就如同肉粽一般被扔在草堆上,和那名女子躺在了一起。

「這女的到底是怎麽進來的?莫非是來探視犯人的?」



「這面目有些生,應該不是那些大人物的親屬。」



這下可好,一名獄卒聽後直接雙手攀上越氤氳的胸部,將那黑色的官服直接

撕開,露出裏面兩顆滾圓的乳球。「那還等什麽?我們有多久沒碰女人了?」



噗嗤、噗嗤、嘖嘖……獄卒一口含住越氤氳的乳尖,遍舔邊吸,時不時發出

口水咂咂的聲音。「嗚、嗚嗚……」越氤氳不斷的掙紮著,希望把這個騎在自己

身上的獄卒踢下去。



「好一雙美腿啊!」獄卒一把抱住越氤氳滾圓的雙腿,用力分開,露出裏面

白色的褻褲。



「嗚!」越氤氳突然悶哼一聲,原來有人直接將手指戳進了她的肉穴,身體

被塞進異物讓她十分的不舒服。



「好大的奶子,腰還這麽細,走路不會累嗎?」



「又白又大,還這麽軟,我從沒摸到過這麽好的奶。」



「這牢獄裏哪來這麽好的貨色。」



越氤氳羞憤的掙紮著,胸口雪白的雙乳被獄卒掐出了一道道紅印,下體的異

物讓她雙腿發麻,幾乎無法用力。



「這女的踢我那一腳好疼!不過這腿真是完美,簡直是仙女才能有的。」



「嗚!」越氤氳搖著頭,口中發出嗚嗚的悶哼。「辦完事了就說她企圖劫獄,

還把我們打傷了,然後把她關起來慢慢玩。」



「哪按以前那樣賣給別人,還是……」一名獄卒看著如此美艷的越氤氳,不

由得低聲問道。



「先把她給肏了,管那麽多幹什麽,大不了修改一下文書,判個流放,然後

把她丟到我們那裏囚禁。」



越氤氳這下聽得可是心驚肉跳,連忙聳動肩膀掙紮。



嘶!越氤氳的裙擺被撤去,露出哪雙白玉般圓潤的大腿,挺翹的臀部如同珍

珠那般光滑。「嗚!」越氤氳被迫身體反弓,乳房高高挺起。



獄卒伸手探進越氤氳的裙底,勾住她的褲帶,將她的褻褲拉了出來扔在了地

上。



旁邊的女子也好不到哪裏去,被兩個獄卒夾在中間,雙腿被呈「M」抬起,

肉穴和後庭同時遭受侵犯,兩顆玲瓏的乳房被狠狠的按壓、揉搓。



「嗚!」越氤氳不斷的發出嗚嗚聲,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經越來越少,完美誘

惑的身體幾乎全裸在眾人面前。粗糙的麻繩在她身上磨出了數道血痕,肉穴也被

獄卒用手指撐開,將地上的玉簫塞了進去。



哐當!就在獄卒解開越氤氳腰帶時,一塊金屬牌子從她腰間掉了出來。



旁邊的獄卒撿起來,眯著眼仔細一看,瞬間臉色煞白。「大、大哥……」



「什麽?」獄卒頭子一手捏著越氤氳的大腿,一手拿著玉簫在她肉穴裏攪動,

弄得越氤氳發出一聲聲羞恥的悶哼。



越氤氳含著破布,秀發被縷開,兩名獄卒正不斷舔著她的耳垂。「嗚、嗚、

嗚。」越氤氳呼吸越來越急促,大腿、小腿、小腹、乳房,到處都被獄卒們撫摸

著。



「她、她、她好像是……」



「是什麽!快說!」獄卒頭子用手輕輕的拍打著越氤氳玉乳的側面,一陣誘

人的白色乳波在一群色狼面前蕩漾。



「她似乎是監察御史……」



「什麽?!」獄卒頭子很是驚訝,還拍了拍自己的耳朵。「妳再說一遍?」



獄卒將腰牌遞給獄卒頭子:「這……我應該沒看錯。」



「昂昂昂昂……」越氤氳突然開始戰栗,雪白的軀體不斷的顫抖。



「喲,真敏感,我才稍微搓了她幾下,就受不了了。」衹見一名獄卒食指和

中指夾住越氤氳的陰蒂,手指律動,輕輕的錯動。



「快給我住手!」獄卒頭子連忙呵斥手下。一種獄卒迷惑不解,但還是不捨

得放開了越氤氳美艷的身體。



短短十數分鐘,越氤氳身上遍布指痕,頭發淩亂,雙腿無力的盤曲著,下體

還插著雲沐涵送給她的玉簫。「完了,闖大禍了!」獄卒頭子面色煞白,一臉驚

慌的環顧了四周一圈。



「老大,怎麽了?」一名獄卒見他雙眼血紅,雙手揉搓著自己的頭發便,不

解的問道。



那名撿起腰牌的獄卒無奈的看了頭兒一眼,嚴肅的說道:「這個女的,是

……監察御史大人,我們這次闖大禍了!」



「怎麽辦?!老大!」一眾獄卒一下炸開了鍋,就連正肏著清脆女子的那兩

個獄卒也跑了過來,他們都知道,這下估計會出大事。



「怎麽辦?這下統領大人也保不住我們了!」獄卒頭兒惡狠狠的說道,看著

地上蠕動的越氤氳,心中更是騰升起一陣慾火。「大不了我們把她輪了,也別塞

她的嘴了,我們都聽一聽這女御史的叫床。」



「老大,這麽做可是完全沒有回旋的餘地了啊!」一名獄卒拉住他勸阻道。



獄卒頭兒橫了他一眼,摳出越氤氳嘴裏的布團。越氤氳遭遇如此侮辱,一時

難以平靜「妳們!妳們會被制裁的!我一定會將妳們全部抓捕的!」



或許是越氤氳的確嫵媚動人,偏偏又帶著強烈的正氣,兩種矛盾交融,讓獄

卒頭兒一下子沒把持住。他將越氤氳的雙腿抗在肩上,解開腰帶,對準越氤氳的

肉穴用力的戳了進去。



「啊!」越氤氳痛苦的閉著眼慘叫了一聲,一摸殷紅從她的雙腿間流了下來。



「來!讓我好好肏一肏妳這個淫蕩的監察御史!」獄卒頭兒狠狠的按壓著越

氤氳的奶子,就如同兩個面團。獄卒頭兒的手指陷入,關鍵越氤氳的乳房還十分

挺翹,即便躺在草垛邊,乳房依舊高高挺立,未曾癱軟,這給獄卒頭子的推揉帶

來了更多歡樂。



越氤氳咬著嘴唇,被捆在背後的雙手緊緊的抓住稻草,她靠在草垛上,能清

晰的看到獄卒頭子一臉凶煞的揉著自己的奶子,下體瘋狂的聳動,粗大的肉棒一

進一出,發出羞恥的吱吱聲。



「嗚……停……停下!我、我要殺……額!了妳!」越氤氳想加緊腿,可是

被獄卒頭子抓住,根本沒有一點辦法。



啪!獄卒頭子一掌拍在她的乳房上。「給我老老實實叫床,別給我說七的八

的。」



「呀!」這下可好,越氤氳子宮同時受到重擊,上下一同刺激,越氤氳身體

猛的一抖,身體反弓,乳房高高挺起,再重重落下。



「快叫!」獄卒頭子四衹環住乳房,拇指掐住乳頭,指甲狠狠的陷進乳肉裏。



「啊啊啊……不要!哦!啊啊啊!」越氤氳再也無法忍受,隨著獄卒頭子的

抽插,開始發出嬌媚的呻吟。



清亮、酥軟的聲線灌入獄卒的耳中,讓他全身一熱,一股濃稠的精液澆灌在

了越氤氳的花心上。



越氤氳雙眼瞪圓,眼角似乎還有淚花。「不!昂昂昂……」



「嗚!」獄卒頭子將精液射進越氤氳體內,捏住她白嫩的臉龐,紅唇闕起,

小捨被獄卒頭子咬住吮吸。



獄卒頭子貪婪的索取著越氤氳的香津,右手從下方捉住越氤氳的左乳,拇指

指紋在越氤氳乳頭上慢慢的摩擦。「嗚嗚嗚嗚……」酥麻感順間衝入越氤氳大腦,

讓她衹能無助的悶哼,雙腿時縮時鬆。



「老大,讓我們也嘗嘗她的滋味吧,我還沒幹過女官呢。」



「聽說大將軍曾經被夷族輪姦過,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



「真羨慕這些人,我如果能摸一下長公主就好了。」



獄卒頭子鬆開越氤氳的小嘴,扛起她蔥白般得雙腿,正對蜜穴齊根沒入。

「等會把她倆吊起來肏就是。」



「昂昂昂……」越氤氳的身體在獄卒的抽插下不斷聳動,任何話語都被這些

呻吟死死的壓在喉嚨裏。



幹燥的肉穴隨著一次次摩擦,開始產生一些淫液。逐漸,噗吱噗吱……的摩

擦聲開始響起。越氤氳面色羞紅,別頭看著墻角。



「還害羞?我等會讓妳叫得停不下來。」獄卒頭子捏住越氤氳被勒得高高挺

起的乳房,用力一扭。



「恩!」越氤氳咬著嘴唇,痛苦的發出一聲悶哼。雙腿被酥軟在獄卒頭子肩

上,隨著抽插時不時的抽搐一下……



越氤氳雪白的肉體被扔在了地上,清秀的女子也被丟在了旁邊,接著所有獄

卒跟著老大全部出去了。「妳……也被這群人渣給禍害了……」清秀的女子神色

悲傷,但語氣較為平靜,似乎早有所料。



「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了,男犯人用刑法,女犯人就這個,除非妳能給

他們大筆的銀子。」女子壓低聲音,在越氤氳耳邊說道。



「可是妳衹是證人。」越氤氳也挪了挪身子,忍著令人作嘔的臭氣說道。



「他們可不管這些,進來了就是犯人,我進來一天,就看到有個女孩被他們

賣給了人販子。」女子說著說著,開始低聲的抽噎。「我原本衹是在醫館裏打雜

抓藥,結果被人擄走,現在更是落到這裏……」



越氤氳艱難的爬起來,拉起女子說道:「妳這道多少,請全部告訴我,說不

定對妳有所幫助。」



「幫助我?」女子有些不敢相信,畢竟眼前的越氤氳也被豺狼般的獄卒強姦

淩辱,還和自己一樣被關在牢房裏,如何能幫到自己呢?



越氤氳伸手從草垛下摸出一塊令牌,正是開始哪塊掉落的身份令牌。「我是

長公主特派調查此事的監察御史。」



「他們居然敢……」女子不敢相信,獄卒居然敢冒犯一名御史。



「他們的罪行我一定會給他們相應的懲罰,妳現在衹需要把妳所知道的告訴

我。」越氤氳的表情展現了她的信心,凡事心裏此刻卻是另一番景象。他們居然

如此無法無天,我真的能實現……嗎,或者我本不應該來這裏……



女子似乎內心燃起了希望之火,開始訴說一切。「我叫白婉……」



就在白婉訴說著她的經歷時,牢門被踢開,那群獄卒不由分說將二女提起來,

雙臂高舉吊起,雙腿呈「M」



「妳們是要反天了嗎?難道說妳們要謀反?居然敢這麽對待殿下派來的官員。」

越氤氳搖晃著雙臂,僅僅衹是發出吱呀的聲響。



獄卒頭子取下越氤氳的頭花,隨意的丟到地上,再一手抓住她的下巴。「還

這麽狂?我既然敢強姦妳,自然就敢再強姦妳一次,忘了剛剛被我幹得嗷嗷直叫

了?信不信我讓我兄弟們把妳輪了。」



「妳!」越氤氳憤怒的前傾身體,可是除了刺激獄卒的性慾還能有什麽用呢。



「監察御史?!哼,在這牢裏,長公主也得被我們日,給我辦了她!」一群

獄卒立刻不懷好意的圍了上來,摩拳擦掌將越氤氳圍在了中間。「其實御史大人

和我們合作一下還有回旋的餘地,衹要您不告發我們,簽訂一份協議……」



「呸!」越氤氳胸前的乳肉劇烈的起伏,眼神裏透露著火光。「想都不用想,

給我滾!」



「那衹好得罪了!」獄卒托起越氤氳的臀部,四雙手一起伸向她的奶子,兩

顆巨奶被揉來揉去,胸口的白肉不時從指縫中溢出。



「嗯!」越氤氳抿著嘴悶哼一聲,雙腳不自覺地蜷縮。好麻……麻……不對

……我怎麽感覺好舒服……又麻又癢……他們在捏我的乳頭?!「啊……昂昂昂

……」越氤氳隨著乳頭被掐,終于沒能忍住,昂頭眯眼大聲叫出來。



「就知道她受不了,再給她按摩一下。」接著,數雙手伸到越氤氳的大腿根

部,開始用力的按搓。



「額……妳們?!啊啊啊……停下!快停下!啊啊啊……」越氤氳下體越來

越濕潤,尤其陰蒂被一名獄卒玩的高高勃起,在大拇指下四處竄動。「不要…

…唔……」透明的淫液帶著晶瑩的液絲飛濺而出……



……



雲沐涵放下最後一本奏折,放下筆,伸了伸懶腰。「終于批完了,去看看小

越這丫頭做得怎麽樣了。



……



雲沐涵沒有帶隨從,一人推開木門,走向最底層,頓時一整喧嘩聲撲面而來。



「昂昂昂……停下!昂昂昂……」



「加油!幹死她!肏死她!



這聲音是小越?!雲沐涵頓時心頭一驚,不顧禮儀,連忙飛奔向聲源。衹見

一群壯漢正圍著一個美艷女子實施輪姦,而地上正散落著黑色的官服和玉簫!



「都給本宮停下!」雲沐涵怒喝一聲,皇家的氣場瞬間讓眾人停下。



「長、長、長公主殿下?!」一些獄卒更是一雙腿發軟跪在了地上,面對面

絕世美女,沒有一人敢正視。



雲沐涵見被輪姦的女子正是越氤氳,快步走過去,抽出獄卒頭子腰間的佩劍,

抵住他的咽喉喝道:「妳們說這是幹什麽?襲擊朝廷命官!罪行可誅!」



「我、我們……」一時間竟然全部屈服于雲沐涵的威嚴下。



死刑?!獄卒頭子終于反應過來,連連後退幾步,坐倒在地上,手指著雲沐

涵連忙說道:「拿下她!不然我們都沒活路!」



不管是否情願,有一半的獄卒撲向了雲沐涵。「大膽!妳們這是要謀反?那

可是誅九族的大罪!「雲沐涵如同舞蹈一般,衣袖揮舞卷走長劍,裙擺下的長腿

抬起,直接踢開所有的獄卒。頓時間所有衝上去的獄卒都躺在地上哀嚎。



「殿下,妳如果不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就拉她去死!」獄卒頭子拿著玉簫抵

著越氤氳的脖子,將其推上前。



雲沐涵沒有猶豫「說出妳的要求。」



「長公主痛快!妳想讓我們綁起來,然後放我們出城,我們再將您和她放走,

妳說怎麽樣?」



「妳們……」雲沐涵玉手攥緊,隱隱有青筋暴露。



獄卒頭子在越氤氳脖子上割出一小道血痕「殿下不答應的話我可就下手了。」



「妳們別傷害她,我聽妳們的。」雲沐涵扔掉了長劍,一腳踢到了獄卒腳下。



「殿下不可!」越氤氳焦急的喊道。「讓妳多嘴。」獄卒狠狠的扭了一下越

氤氳的乳房,弄得她連連呼痛。



雲沐涵自己將雙臂背在身後,任憑獄卒用繩子將自己捆了起來。「好了,妳

們放了她吧,我想我的分量足夠讓妳們離開。」



「別急嘛,長公主殿下。」



雲沐涵感到一些不安,身子左右扭動了一下,低聲喝道。「妳們想幹什麽?」



「我們還沒嘗過大恒第一美女的滋味呢,讓我們看看長公主殿下的奶子!哈

哈哈……」



「妳們!」雲沐涵的紫衣胸襟被拉開,鳳兜被獄卒扯下,兩天乳房從衣服裏

蹦了出來。「放肆!」



越氤氳在獄卒的驅趕下走到雲沐涵身邊,二女的乳房被抬起來,被一眾獄卒

仔細觀察。「御史大人的奶子居然比長公主的還要大一點。」



越氤氳羞恥的低下頭,而雲沐涵怒視著獄卒。「快放人,現在我還能不計較,

小心到時候妳們全部都得入獄。」



「笑話!」獄卒頭子用力的揉了一下雲沐涵的乳房。「啊啊啊啊……」雲沐

涵如同觸電般瘋狂的顫抖,聲音不在平和,而是在獄卒的揉搓下不斷尖叫。



「嗯?」獄卒頭子見狀,開始揉搓雲沐涵的乳頭,衹見雲沐涵如同被人強姦

一般大聲呻吟,高貴的氣質徹底崩毀,宛如一個普通女子在獄卒懷裏蠕動。



「公主了不起?就衹是摸一下奶子妳就受不了了,我們把妳好好肏一遍,可

別到時候想招我們做駙馬哦。」獄卒頭子拇指和食指捏住雲沐涵粉嫩的乳頭,輕

輕的向上提起,雪白的玉乳微微上揚,在獄卒的拉扯下微微的晃動。



「放開長公主!」越氤氳突然掙脫兩名獄卒的押解,整個人踉蹌地撞向了獄

卒頭子。



獄卒頭子微微側身躲過,反而雙手呈爪,抓住雲沐涵的乳房用力的捏、壓。



雲沐涵痛苦的皺著眉頭,貝齒緊緊咬住嘴唇,不願發出羞恥的呻吟聲。



越氤氳再次被獄卒抓住,然後被按在草垛上狂肏.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越氤氳無助的擺著頭,雙手拍打著桌子,兩團乳房在胸前上下跳動。



「小越!」雲沐涵焦急的叫了一聲,可是被繩子牢牢捆住,衹能看著越氤氳

被幹得嗷嗷直叫。



獄卒頭子再次掐了雲沐涵的乳房一下,看著雲沐涵艷絕天下的臉龐,笑道:

「妳還管別人?妳馬上就要被我肏了。」說完,雙手伸到雲沐涵腰間,抓住那根

柔順的腰帶。



雲沐涵憤怒的看著他,壓低聲音「妳敢!」皇家的威嚴再加上雲沐涵執政後

的積威,一時讓獄卒頭子不敢下手。「妳再敢下手,必定判妳誅九族,就算妳不

怕死,不想一想妳的家人嗎?」



獄卒頭子果然愣了一下,但是看到雲沐涵身上數圈繩網,兩顆圓潤的大奶子

在衣服外面晃蕩,腦袋一熱,便扯開了雲沐涵的腰帶。「那也先把妳肏得不能動

了再說!」



嘩,紫色的衣裙滑落,一副完美的軀體呈現在眾人面前。豐滿的乳房、纖細

的腰肢,挺翹的臀部,還有那雙筆直完美的長腿。配上那高貴的發髻,美艷的臉

龐,幾乎讓所有的獄卒發狂。



「住手!」雲沐涵雙腿被獄卒抬起,像是端嬰兒撒尿一般被抱在眾人面前。



獄卒頭子伸手撐開雲沐涵的肉穴戲謔道:「公主居然沒毛,我以為衹有妓女

才會這樣,哈哈哈哈。」



「我們居然能看到公主的賤逼,沒想到啊。」



「混賬!快給我住手!」雲沐涵玉足蜷縮,憤恨的轉過頭。獄卒頭子如同抓

面團一樣抓住雲沐涵的乳房,每一次揉捏,都弄得雲沐涵一陣嬌喘。



整個牢房仿佛成了一個香艷的表演場,雲沐涵被一群獄卒圍住,被盡情的觀

賞。尤其在獄卒頭子玩弄雲沐涵乳房時,每聽到我們的長公主嬌媚的喘息都會淫

笑著歡呼。



「啊啊啊啊啊……」指尖陷入,雲沐涵在此昂頭高聲浪叫。小小的牢房裏,

頓時成了三位美女的呻吟欣賞地。



白婉已經被幹得暈了過去,越氤氳也是無力的任由他們抽插,唯獨雲沐涵香

汗淋灕,黑發散亂,在獄卒頭子的揉捏下不斷的顫抖。



啪!雲沐涵的乳房如同彈簧被一下彈回,還在胸前不斷的晃動。「哈、哈哈

……混帳東西!」



獄卒頭子笑著,提起肉棒對準雲沐涵的肉穴摩擦。「我今生居然有幸能肏公

主,哈哈哈哈……」



「不要!啊!住手!」雲沐涵的陰蒂被獄卒頭子用肉棒戳動著,美妙的身體

開始不自覺的蜷縮。一國主宰全身赤裸惶恐的躲避著獄卒,衹能說很誘人。



雲沐涵的躲閃讓獄卒厭煩,幹脆鬆開讓他迷戀許久的奶子,拖住雲沐涵的臀

部,準備一舉插入,完成強姦公主的夙願。



雲沐涵乳房被鬆開,似乎突然變了一個人,高貴、威嚴的氣質再次回來。

「滾開!」雲沐涵突然用力後仰,後腦狠狠的撞在了獄卒的鼻梁上,玉腿上揚,

踢在了獄卒頭子的下巴上。



以身後的獄卒為肉墊,雲沐涵很快的魚躍翻身,掃腿踢翻兩人,衝到桌前,

腳踢劍鞘,讓鐵劍淩空飛起,垂直落下時正好劃破捆住手腕的繩子,翻手一握,

鐵劍就落在了手中。



「死!」雲沐涵毫不猶豫,一劍刺穿獄卒頭子的喉嚨。噌!鐵劍拔出,猩紅

的血液飛濺。



「妳們都得死!」雲沐涵鐵劍飛舞,步伐變化,如同舞蹈一般緩緩的在獄卒

周圍轉了一圈,一個個獄卒還沒能反應便倒在了地上。



「小越!」雲沐涵丟掉鐵劍,趕緊搖醒越氤氳。



「長公主……」越氤氳漸漸蘇醒,捂著疼痛的下體後悔的說道:「都怪我,

讓您受辱了。」



雲沐涵突然眉頭緊皺,一手捂胸,跪在了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啊啊啊

啊啊……」



「長公主殿下!」越氤氳不顧疼痛,趕忙攙扶雲沐涵。「妳怎麽了。」



「快!快帶我去妳的住處,千萬別回宮!」說完,雲沐涵便軟軟的倒在了越

氤氳的懷中。



越氤氳穿好衣服,趕緊裹好雲沐涵和白婉,快速的離開了牢房。在監獄門口

正好看到了雲沐涵的侍衛「妳們快控制監獄!」雲沐涵用最後的力氣的向他們甩

出一塊令牌,下令道:「還有,不要跟著我們!」



越氤氳抱著白婉,一手拉著繮繩,雲沐涵則在後面抱住越氤氳。雖然看不見,

但是越氤氳能清楚的感受到雲沐涵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身體越來越火熱。越氤氳

不敢怠慢,微微俯身,以求更快的回到客棧。



「殿下,我們到了。」越氤氳把雲沐涵和白婉放在床上,看到雲沐涵蒼白的

臉龐連忙問道:「需要叫太醫過來嗎?」



「不、不用……快!快把我捆起來!



「啊?」越氤氳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快!」雲沐涵臉色越來越難看,似乎說話都有些吃力。



「可是我不會啊……」



「我教妳!哈……快!」



……



「嗚、嗚……」雲沐涵被繩子細密的捆住,三指一圈繩子將哪雙美腿死死纏

住。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