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楊門女將之謝金吾傳



??第一章??挨打



? ? 話說宋朝成都汴梁,有一大戶人家謝氏,生有一子,取名謝金吾



? ? 這謝金吾眼看年滿二十,長的孔武有力,卻又容顏俊秀,此子天賦不錯,卻

吃不得苦,書讀到一半,便丟下一邊玩樂,只有得些小聰明,家裡花了許多錢,

可是幾次科舉都沒有及第。家裡看他身材壯碩,尋思讓他習武,將來從軍也能混

一碗飯吃,一年半載過去了,謝金吾不肯花半點功夫,只學得一些花拳繡腿,真

正重用的功夫是半點都沒有學到。



? ? 家裡有錢,謝金吾確實不愁吃穿,每天風流紈絝,玩雞鬥狗的,無所事事。



? ? 這一日,謝金吾閒坐家中,左思右想,自己年齡漸漸大了,也該尋思個合適

的女孩娶回家做老婆,自己這日日在外眠花宿柳,並不是長久之計。



謝金吾有野心,但是沒能力,所以他把目標放在了聯姻上,只有娶個大富大

貴人家的女兒,才是自己走向人生巔峰的道路,說白了,謝金吾就是想吃軟飯,

找一個靠譜的老丈人。



? ? 謝金吾掰著指頭精打細算,目標漸漸就浮現出來了,京城就有這麼一位正主,

當朝的宰相王欽,現在的權勢可是如日中天,正是當朝皇帝真宗眼前的紅人,他

的大女兒王霞嫁給了真宗,封號王貴妃,正在得寵,王欽皇親國戚的身份,益發

尊貴起來。



? ? 王欽是位居宰相之職,再加上朝裡有人,而且是皇帝跟前的紅人,自然是權

傾一時,無人敢出其右,朝裡略懂形式的人自然都是站隊到了王欽的麾下。



? ? 再說這謝金吾遊手好閒,可是交遊的也都是紈絝子弟的圈子,朝裡的新聞自

然也是掌握的八九不離十,他自然把目光瞄向了當朝的太師王欽。這王欽膝下無

子,只有兩個女兒,王霞和王秀,大女兒王霞嫁給了當今天子成了王貴妃,小女

兒王秀還待字閨中,這樣的老丈人自然是最最理想的人選啦。



? ? 謝金吾狐朋狗友還是有幾個的,稍微一謀劃,便想出了一出英雄救美的老套

把戲。其他人可能就算了,可是這謝金吾要是用起來,估計成功率就高太多了,

主要還是看相貌,謝金吾生的一副好皮囊,相貌英俊,體格健壯,任哪個懷春少

女見了會不動情呢?



? ? 謝金吾從狐朋狗友那裡打探出太師府的小女兒出行路線,盯梢多日,終於摸

的清清楚楚,還有緣見得幾面,倒是也生的標致,裊裊娜娜的,還有些狐媚的面

相。這一日,正逢太師小女兒王秀外出購買胭脂水粉,謝金吾早早地買通了幾個

狐朋狗友的小嘍囉,假扮強盜,於王秀回歸途中,實施搶劫計劃。



? ? 王秀正在轎子裡美滋滋地看著今天採購回來的寶貝,看看這個,看看那個,

丫鬟陪在一旁,也幫忙指指點點,冷不防聽得轎外一聲大喝,有人高喊“此路是

我開,此數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這王秀是大家閨秀,從小只聽

說書人說,那裡真正見過強盜,立時嚇得瑟瑟發抖,轎子也突然被轎夫扔下,急

速落到了地上,兩個嬌貴的女兒家也被摔得哭爹喊娘的。



? ? 只有外面乒乒乓乓一陣亂響,這時,轎簾被掀開一角,謝金吾英俊的面孔露

了出來,故作溫和地跟兩女說,“小姐別怕,這天子腳下,還輪不到這幾個小毛

賊作亂,待小生前去收拾了他們!“說罷,擺著各種花把式,瀟灑飄逸地把幾個

小毛賊打得東倒西歪,落荒而逃。



? ? 王秀掀開簾子,看著謝金吾高大威武的身影,再加上他英俊相貌,這一出英

雄救美的戲就這麼成功地上演了。



? ? 當王秀嬌羞地問謝金吾需要什麼回報的時候,謝金吾忸怩做戲一番,說是對

小姐一見鍾情,如果能得小姐一件貼身物品相贈,則此生心願已了,此後便能睹

物思人,不勝感激。



王秀春心萌動,自然是看不出剛才的搶劫完全是一場戲,謝金吾高大威武的

形象已經深入她的芳心,這樣的男人正是他在說書人那裡聽得的,自己心裡美化

出來的形象,正好就跟謝金吾重合了。



? ? 王秀嬌羞地取出自己的手帕,交由丫鬟遞過去,並讓丫鬟打探出了謝金吾的

姓名和住址等消息。



? ? 此後,王小姐的每次外出,都是藉著買胭脂水粉的藉口,去和情郎私會了。

男人英俊,且熟悉男女之事,女人柔媚,春心初動,那點事自然是把持不住的,

謝金吾熟門熟路,給了王小姐一個美妙的人生初夜,自此,王小姐和謝金吾兩人

便深陷於此,王小姐外出購物的次數越來越多。



? ? 王太師自然發現了問題,把丫鬟招來,一通拷問後,得知了真情,怒火中燒

偏偏又發作不得,王秀是他最寵愛的小女兒,他也無可奈何,看在謝金吾還有些

人模人樣的份上,勉強接受了這個女婿,謝金吾雖是個無名小子,可是他王太師

有能力,他可以把謝金吾迅速地推上官場,謝金吾寫文章不怎麼樣,卻喜歡畫畫,

尤其是畫人像惟妙惟肖,另外學了一些花拳繡腿,倒是可以派上用場。



? ? 謝金吾家也是大戶人家,可是在王太師眼裡,這點家當遠遠不算什麼,他令

家丁暗地裡把一部分聘禮先悄悄運到謝家,然後謝家再另行置辦一些,這才風風

光光地到太師家裡下了聘禮,婚禮也很快就舉行了。小夫妻兩人倒是恩愛無比,

如膠似漆,多少給了王太師一些安慰。





? ? 接下來,王太師就開始了他的運作計劃,顯示提前舉行了比武考試,謝金吾

自然是一路綠燈,只憑一手花拳繡腿的功夫,打敗了一個個強敵,順利拿到了這

一屆的武舉狀元。



? ? 真宗親自接見了武舉狀元謝金吾,這一見不得了,真宗沒想到本屆的武舉狀

元竟是一個容顏俊秀,風流倜儻之人,想想以前接見的武狀元,都是粗鄙之人,

相貌粗獷,說話粗俗的糙漢子,這些人跟謝金吾一比,那反差效果可就太大了。



? ? 真宗大為高興,立時封謝金吾為御前侍衛統領,掌管禁宮秩序,並批他張燈

結彩遊街三日。



? ? 王太師心下得意,暗自得意自己沒有看錯人,誤打誤撞,竟然讓真宗給看上

了眼,自然是大大的意外之喜,對謝金吾的稱呼也開始變成了賢婿謝金吾。算盤

打的劈啪亂響,自己的計劃竟然這麼快就取得了成效,並且入了皇帝老兒的發言,

嘿嘿,那飛黃騰達之日馬上就來啦,說不定跟老丈人平起平坐的機會也不遠呢。



? ? 謝金吾高興之餘,還是有點擔心當初參與自己謀劃的那幾個狐朋狗友,自然

是有點骨鯁在喉的感覺,於是左思右想,還是隨便找了個藉口,把幾個人發配邊

疆充軍,還是不放心,親自安排人在半路把幾個人結果了性命,謝金吾這才覺得

舒了一口氣,以他現在的運勢,只要不是自己作死,那還真就沒幾個人能耐他何。



? ? 皇帝御批的遊街活動很隆重,謝金吾騎著高頭大馬,穿著簇新的銀光鎧甲,

腰里別著皇帝御賜的青鋼寶劍,臉上滿是春風得意,逢人就擺手打招呼,這可是

他人生的第一次感覺到了高高在上的感覺,四周的群眾也都折服於他的威勢和風

采,更有不少思春少女,更是指指點點地竊竊私語,謝金吾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把派頭又擺的更足了一些。



遊行的隊伍突然停住了,周圍的看客也在竊竊私語,謝金吾不明白發生了什

麼事,抬頭看看了前面的一所大門樓,書寫著天波府三個字。謝金吾策馬向前,

看到隊伍的前頭,站著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滿臉怒容,叉腰而立,阻隔了隊伍

的前進,地上還有兩個小兵在哎喲哎喲地嚎叫,顯然是發生了一些衝突。



? ? “發生了什麼事?”謝金吾問下屬。



? ? “回大人,此女子自稱天波府楊八妹,不讓我們從大門前經過!”一個小校

尉回道。



? ? 謝金吾策馬來到最前面,居高臨下地看著楊八妹道:“姑娘原來是天波府楊

家的八妹,真是久仰久仰,一向無緣的會,今日竟然在此相遇,真是我謝某人榮

幸之至,不過,在下今日事奉皇帝御賜遊街,不知姑娘何故阻攔,莫非是對在下

有些意思?哈哈哈!“



? ? “哦,原來是新出來的武狀元啊,不過,小女子可是聽說了,今年的武狀元

邪門歪道可是大過真材實料啊,好幾個對手不是拉稀就是抽筋,你怕是一場都沒

打,就中了狀元吧?這且不說,難道你天天習武,一個大字都不識嗎?看不到文

官下轎武官下馬麼?“楊八妹一點面子都不給,她本來對比武選舉很感興趣,特

意去看了幾場,沒想到,最後中了狀元的反而是這個在她眼裡只會些花架子的小

白臉。楊家的人可都是武藝不凡,特別是她楊八妹,從小就喜歡武術,刀槍劍戟,

樣樣精通,自然看得出來謝金吾沒什麼真本事。



? ? “好一個牙尖口利的小姑娘,本狀元乃是過了千軍萬馬,太師大人親自欽點

的,諒你一個小姑娘有何德何能在此點評。在下今日可是奉了當今天子的旨意遊

行,你敢阻攔?“謝金吾雖然驚艷於楊八妹的美貌,可是這個小娘皮直接揭了他

的老底,當下有些惱羞成怒。



? ? “喲,搬出皇帝來嚇唬人啊,告訴你,我們楊府這八個字也是先皇御賜,今

天你不下馬,就別想過!”楊八妹是大小就被寵出來的,無法無天慣了,且受楊

家忠義的影響,最見不得為非作惡的事情。



? ? “喲嗬,小娘皮,你這是無法無天了吧,你楊府不是一向吹噓武藝高強嗎,

今天本狀元就會一會你,陪你玩玩,如果你贏得了我,那我們就繞道而行,如果

你贏不了我,就給我閃一邊去,乖乖放我們過去!“謝金吾本想讓人上去把楊八

妹轟開,可是左看右看,這個嬌滴滴的小女人,還真捨不得下手,不如自己上去

和她玩玩,說不定還能玩出點姻緣來呢,哈哈!



? ? “好啊,就這麼說不定了,待會挨打了,可不準哭喲!”楊八妹等的就是這

句話,本來她還想先說這個條件的,沒想到謝金吾反而自己跳進來,她有把握可

以把謝金吾揍得滿地找牙。



“是嘛,哈哈,哥哥倒是怕下手重了,你會哭哩。”謝金吾說著,就隨隨便

便伸出手,想捏一捏楊八妹嬌嫩的臉蛋。



? ? 只聽吧唧一聲,謝金吾已經被楊八妹一個快速的背摔,給扔到了三米遠的地

上,盔甲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謝金吾這才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大錯,楊家的

人果然小瞧不得,照目前這個程度,怕是從楊府飛出來的一隻蒼蠅都要會一點功

夫了。



? ? 楊八妹可是得理不饒人的性格,拳打腳踢,可憐堂堂一個武狀元,竟然沒有

半點招架的能力,圍觀的百姓都傻眼了,這個大漢是武狀元嗎,這個小女子才是

吧?



? ? 楊八妹打夠了,站在一邊拍了拍手,看看幾乎被打成豬頭的謝金吾,臉上笑

開了花,“今天本姑娘打累了,滾吧,下次可別再讓我碰見,哼!“



? ? 謝金吾載了跟頭,可是也信守承諾,整理了下淩亂的盔甲,帶著遊行隊伍繞

道回去了,被打成這個樣子,那可是沒臉面繼續遊街了,趕緊回家治傷要緊。



? ? 不過,謝金吾也不是這麼善罷甘休的人,今次栽了這麼大的跟頭,他可是一

定要討回來,很快一個陰謀就在他的心裡形成了,謝金吾掉轉頭露出了一個陰森

森的笑容,一閃而逝。



? ? 謝府,太師的小女兒王秀正心疼地給謝金吾擦藥膏,一邊擦一邊道:“相公,

是誰敢把當今的武狀元打成這個樣子的,我這就去告訴爹爹,讓他給你做主!“



? ? 謝金吾忍著痛,故作大方道:“算了,算了,一點小傷,這次是我大意了,

想不到他楊家還真是高手雲集啊,我倒是要找個時間,再跟他們好好會會!“



? ? “啊,是天波府的楊家呀,他們好端端地幹嘛打你呀,雖說他們家很受皇帝

器重,可是他們敢仗勢欺人,我一定讓爹給你討個公道!”王秀大家閨秀,自然

也是熟悉這些大的家族格局,楊家一門忠良,是大宋的功臣,頗受皇家優待,她

自然知道的,先帝更是御賜龍頭拐杖一枚,上可打昏君,下可打佞臣,可以說是

非常尊貴了,況且,朝裡的八賢王一向跟楊家交厚,以王太師的勢力,其實也要

避一避鋒芒的。



? ? “行了,行了,這事我自有主張,你就別摻和了。哎喲,這個小娘皮下手還

真重啊!”謝金吾摸著傷口,疼的齜牙咧嘴,傷口都是小事,面子才是大事,估

計這會新科武狀元被楊家小女子當街痛打的新聞已經傳遍了汴梁城的大街小巷吧,

想到楊八妹的玉手拍在自己身上的時候,謝金吾的下體竟然不由自主地硬了!



? ? “娘子,幫為夫看看,我這寶貝有沒有問題!嘿嘿!”謝金吾把王秀的小手

牽引著來到自己的下體。



? ? “你呀!死相,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都傷成這樣子了,還有心思想這個事情!”

王秀白了謝金吾一眼,伸出蘭花指點了一下謝金吾的額頭。



??“大膽娘子,竟敢罵為夫是狗,那我今天還就非要幹翻你這條母狗!”謝金

吾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體內的慾望洶湧而來,竟然被楊八妹的一頓打,

把心底的邪火給打了出來。



? ? 謝金吾不容分說,一把將王秀按倒,從後面撩起了她的裙子,就準備開幹。

王秀嚇得花容失色,怎麼自己的相公突然就變得這麼急色粗魯了,平時兩人的做

愛算是挺頻繁了,王秀覺得自己的小體格都快吃不消了。



? ? “啊,相公,等等,人家還沒濕嘛。”王秀連忙扭動屁股,躲閃謝金吾的鐵

棒。



? ? “嘿嘿,下面不行,那就先用上面,老子是真等不及啦!”謝金吾只覺得自

己的鐵棒漲的厲害,迫不及待想找個地方發洩發洩,於是又把王秀反過來,面對

自己,王秀的頭部正好就在他的胯部,鐵棒輕輕一頂,就到了王秀的唇邊。



? ? “死相……”王秀只來得及說出這兩個字,一隻滾燙的鐵棒就堵住了她的小

嘴,暗紅色的鐵棒上青筋暴氣,還散發出一股淡淡地男性的氣息。王秀第一次含

鐵棒的時候,很不習慣這種氣味,不過幾次之後,就習慣了,還有點喜歡多聞一

聞。



? ? 王倩跪坐椅子上,握住了謝金吾的鐵棒,前前後後聳動著嘴巴,謝金吾的鐵

棒就在她的小嘴裡進進出出,沾滿了亮晶晶地唾液,還有一部分從王秀被撐開的

小嘴裡沿著嘴角流了出來。王秀含了一會,吐出整根鐵棒,又含住了龜頭部分,

攪動自己的小香舌,快速地在謝金吾的棒頭上掃來掃去,刺激地謝金吾娃娃亂叫,

家裡的丫鬟老遠就聽到了,自然不敢進屋來,乾脆躲在一邊,聽他們的恩愛聲。



? ? “哦,娘子,你真的太厲害了,啊舒服!”謝金吾低吼道,鐵棒傳來一陣陣

酥麻地刺激的感覺,王秀在這方面簡直就是天賦極高,只練習了幾次,就已經讓

謝金吾欲仙欲死了。



? ? 謝金吾手也不閒著,從王秀的領口伸了進去,抓住了一對肥肥的乳房,反複

地揉捏把玩著。剛遇到謝金吾的時候,王秀的一對乳房還只是兩個小饅頭,被謝

金吾猥瑣地開發以後,發育迅速,如今鼓脹的猶如兩隻飽滿的水蜜桃,頂在胸前

顫顫巍巍的,手感頗佳。



? ? 兩人手口並用,王秀把謝金吾的鐵棒舔的滑溜溜硬邦邦,謝金吾也把王秀弄

得因聲浪語的發了情。王秀主動翻過身,趴在椅子上,高高地撅起了屁股。謝金

吾自然知道已是水到渠成,挺起濕滑的鐵棒,從王秀的後面噗嗤,頂進了王秀的

蜜道。



? ? “哦!”兩個人同時發出一聲舒爽的呻吟,謝金吾的鐵棒經過了唾液的潤滑,

王秀的蜜道也被刺激地流出了很多水,這一棒插進去,簡直就是汁水四濺,噗嗤

噗嗤的聲音,隨著兩人的聳動清晰傳了出來。



? ? “哦,相公好棒,好美,啊哦啊哦……”王秀是騷媚到骨子裡的女人,面相

也能看出來一些,所以做愛做的爽了,就會大喊大叫地呻吟。



“嘿嘿,爽吧,幹死你這條母狗,我幹,啊……”謝金吾天神下凡一樣,雙

手扶住王秀的胯部,抖擻精神,胯下的鐵棒在王秀粉嫩的蜜道裡快速地進進出出。



? ? 王秀也是個水一樣的女子,蜜道裡的汁液越來越多,被謝金吾的鐵棒帶了許

多出來,黏黏地,順著兩人的大腿流下來。



? ? “哦,好相公,奴家快死啦,啊哦,啊哦!”王秀感覺到謝金吾的鐵棒每次

都刺道了自己的子宮裡,這種強烈的衝撞讓她目眩神迷,漸漸就失去了意識,小

嘴裡一張一合,不停地發出銷魂的呻吟聲。



? ? “嘿嘿,好娘子,你的小穴也很棒啊,相公這就把你給幹死,哈哈!”



? ? 謝金吾聳動著大肉棒,再次賣弄本錢,什麼九淺一深,螺旋刺入等等手段都

使了出來,王秀自然是不堪衝擊,蜜道突然收緊,緊緊裹住了謝金吾的鐵棒,幾

秒後重又鬆開,噴出陣陣淫水浪液,人也跟著昏死過去。



? ? “啊,爽啊!”謝金吾大叫一聲,感受著王秀蜜道裡的衝擊,又憋著股氣,

越加快速地連撞幾十下,深深滴刺入了王秀的子宮裡,噴出了大股滾燙的精液。



? ? “哦!”王秀竟然又被這股精液給燙醒過來,嘴巴張大竟已發不出生來,數

十秒過後,重又暈了過去。



? ? 謝金吾只好抱起了王秀,兩人下體還結合在一起,剛射過精的鐵棒還半硬不

軟底插在王秀的蜜道裡,沒走一下,就相當於抽查了一下,踉踉蹌蹌,謝金吾把

王秀放在了兩人的臥室裡的大床上,謝金吾也順勢躺了上去,兩人身上都已經是

濕嗒嗒滴汗水,下體則是淫水浪液,把下體的陰毛浸濕了。



? ? “哈哈哈……”謝金吾情不自禁地笑了出來,這才是爽快呀,躺在女人的肚

皮上,簡直是人間第一大美事也!



? ? “哼,楊八妹,楊詠琪,嘿嘿,你早晚也是我的!”謝金吾握緊了拳頭,露

出了一個陰沈的笑容!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