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性虐遊戲之鐵處女



地下車庫的自動捲簾門被我打開後,映入眼簾卻是牆上的性虐刑具,和一個只有三個面的奇特鐵架子,而這裡就是我成為性奴的地方,也是我每個星期的第七天都必須來的地方



我叫張敏是個車模,而我每個月的工資大概是三萬多,不過對於我來說這點錢賺得非常的不容易,因為車模的最高年齡也要卡死在25以下,所以最多再過一年半我就會被老闆開除了。



看著牆上的鐵處女,我想到的是第一次穿上它的感覺,而它是主人用了三年多的精力所研發的一款性虐刑具,而它分別由三個部分組成,分別是頭部的鐵面具和身體的鐵制束腰帶,還有就是腿部和腳部的過膝鐵靴。



第一步當然是脫光衣褲了,緊接著是穿上鐵靴子和帶上鐵面具,然後是將鐵制束腰帶扣死在腰上,在將手腕伸入束腰帶兩側的自動鎖具後,鎖具也瞬間將我鎖死在鐵處女的裡面,而我也順理成章的失去了移動能力和反抗能力,當然視覺和聽覺還是正常的。



眼看著自動捲簾門關上以後,車庫也一下子漆黑一片,而我現在就只能等著主人和他的朋友們到來了,因為鐵處女是必須用鑰匙才能打開的,而且它的三個部件是可以遙控,所以主人只要按動遙控器,我就會按他的想法扭動身體。



時間是最強大的武器,因為時間越久我的感覺也越累,而這時的我最多的想法是主人怎麼還不來啊?



捲簾門視乎動了一下但很快我就發現是我的錯覺,然後又等了一會兒我終於聽到門外有人在說話,接著我又發現那不是主人。



自動捲簾門終於打開了,我欣喜若狂的說道:「主人你來啦?」



迎面出現並不是主人,而是一個瘦得只有皮包骨的男子,而他直勾勾的看著我那迷倒眾生的陰道,然後饑渴的說道:「真的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個男的竟然沒有騙我啊?」



我突然意識到這是主人的意思,而他的目的就是告訴我,你現在是一個性奴所以不管是什麼男人,都可以強姦你性虐你,而我一下子哭著說道:「不要過來你想幹什麼?」



男子先把褲子脫下去,接著將燈打開後,自動捲簾門也自動關閉了。



兩步就到面前了,然後雞巴就這樣插入陰道了。而我先說不要過來,接著就是一聲非常淫亂的尖叫了。



男子的雞巴不僅硬,而且又粗又長和他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而我一邊哭著一邊淫叫著說道:「能不能輕點啊?」



男子看來沒有經驗,而他一陣亂插過後說道:「聽他說你可以玩性虐遊戲?」



我哭著說道:「不要我不要。」



男子停下動作後看了一下牆上的性虐刑具,然後拔出雞巴,從右面的牆上取下一個鋼鞭說道:「先試試鞭刑好了?」



我心裡暗道:「鋼鞭很痛的。」然後嘴上說道:「不要會很痛的。」



男子走到我面前的一米處,然後挑起鋼鞭後,用很小的力抽了一下。



陰道瞬間感受到火辣辣的疼,而我也尖叫著說道:「不要真的很痛。」



男子又加點力打了下來,接著說道:「痛嗎?」



我的尖叫聲更加的淫亂了,然後我說道:「別打了真的很痛。」



再加力打下來的男子說道:「叫聲還能在淫亂點嗎?」



第一次感覺到痛並幸福的特殊感覺,而我的陰道也終於流出淫液,當然我也發出了極度幸福的淫叫聲來。



男子見我淫亂後更加的肆無忌憚了,而他的鋼鞭也連著抽打我的陰道了。



越痛陰道的幸福感也越強烈,而我就這樣一邊哭著說不要,卻一邊閉上眼睛享受著陰道傳來的陣陣快感。



男子應該是高潮了?而他心滿意足的說道:「沒想到你這麼耐打啊,好了性奴你看我是誰啊?」



睜開眼睛再看眼前男子,我驚奇的發現男子竟是主人!!



不敢相信眼睛了,而主人笑著說道:「是不是很吃驚啊性奴?」



我疑惑的問道:「聲音改了還有可能,但主人的瘦弱和雞巴的感覺都變了。」



主人說道:「這個就是心理作用了,不過至於瘦嗎,只要穿上這套乞丐服無論什麼人都會變瘦的。」



主人一下子披上那個乞丐服後,那種瘦的弱不禁風的感覺就出來了,而我也微微一笑的說道:「原來是光學角度的問題,主人好壞啊。」



鋼鞭突然打在陰道上後。主人邪惡的說道:「不許叫性奴。」



完全沒有防備的我一下子疼得差點哭出來,但是聽到主人的命令後,我卻咬緊牙關挺著沒有叫出來。



主人開始玩我了,他用鋼鞭連續的抽打著陰道,並且時不時的說道:「性奴要一直保持微笑哦。」



有了之前的抽打經驗我對抽打的痛感就有了防禦力,而此時的我不但不會痛反倒會越來越性福。



主人第二次來感覺後終於打電話了,而我也明白今天的幸福時光到了。



短短的十幾分鐘後主人的色友團就來了,而這些男子,都是主人在網上聯繫到的同道中人,然後加以篩選後,把他們請到秘密基地來,至於吃住行的費用都是由主人一個人負擔。



捲簾門被打開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十幾個陌生的面孔,而其中的一個胖子有點不敢相信的說道:「這,這就是今晚,和我們玩的性奴嗎?」



主人說道:「怎麼樣?她的樣貌不是性奴裡最好的,不過身高卻是最高的。」



一個穿著牛仔褲的男子說道:「就一個也不夠啊?」



主人說道:「保證你們都能玩到爽,不過事先聲明一下,這裡的位址誰要是洩露出去可就別怪我無情了。」



男子們互相看著而一個最高大的男子說道:「你放心吧,這裡除了邊上那位元我不認識外就都是我的人了。」



蹲在邊上的男子抬起頭說道:「這種事怎麼可能說出去,我可不想進監獄裡和你們討論這裡的事情。」



胖子打破尷尬的局面說道:「誰先和性奴玩啊?」



主人說道:「性奴先自慰一下好了?」說完用遙控器將我的手移到陰道的前面。



我的雙手去撓陰道後,主人和男子們說道:「你們現在分成四組吧?」



很快就分好了然後主人說道:「abcd四組人,分別代表著四個時間點,a組和b組是靠前的兩組人,所以玩的時間相對長一些,而cd兩組由於時間靠後所以但個人玩的時間就很短,所以我會讓性奴做一些相應的調整。」



性福時光終於開始了,a組一共是六個人,都是身高馬大的男子,而且第一個男子的雞巴就令我性福的差點哭出來。



男子的雞巴插的好深一下子就到了最大極限,而他一邊用肚皮頂著雞巴往裡進一邊將我的身體緊緊抱住。



我幸福的發出淫叫聲,然後暖語溫存的說道:「在用力些主人,性奴需要更刺激的感覺和更爽的感覺。」



雞巴突然蓄力插入後,男子也將腿頂在我的身體上,緊接著連續的猛插陰道。



淫水順著陰道流出體外後,我的身體也進入仙境,然後我用陰道將雞巴吸住的同時在前後的移動著陰道。



男子終於心滿意足的射了而他幸福的說道:「爽死了,真的好爽啊。」



第二個沒有多說廢話直接將雞巴插入陰道了。



突然想起第一次和主人做愛,那時的我可不像現在這樣的淫亂。



時間回溯到一年前的八月四號,而地點還是這個車庫。



你是誰?你要幹什麼?



主人的食指正在無情的撥弄著陰蒂,而我因為被鐵處女反站在地上,使得我完全看不到主人的面容。



主人名叫李浩是個為人師表的老師,但他性奴教官的這個職業,卻只有和他同道和後來他招募的那些色友,知道這個隱秘的身份了。



主人的食指和中指繼續挑逗著陰蒂,我發現身體開始發生變化了,而此時的我已經不再和主人說話,但反抗卻始終未成停下,雖然我知道這沒有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很快我就發現身體,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而最明顯的就是陰道開始流出淫液來了,而我也漸漸的開始喜歡上這種感覺了。



主人看我已經進入迷亂狀態後,就將褲襠裡的雞巴掏出來,然後用力的扣緊陰蒂事我的身體後退的同時,也將雞巴順勢插入屁眼。



剛一後退雞巴就進入屁眼了,然後我高聲說不要的同時,在將身體用力往前挺試圖擺脫雞巴的刺入,可是主人的手卻突然再次扣緊陰蒂,使我不得不再度將收緊的屁眼套在往前頂雞巴上。



一邊哭一邊說道:「不要好難受啊。」而心裡卻暗道:「好奇妙的感覺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性快感嗎?」



雞巴越頂越深而且也開始變粗變長,而主人也終於說道:「性奴多大了?」



我扭動著苗條的腰部和肥妹的屁股說道:「不知道。」



主人突然發力刺入後說道:「說不說。」



我高聲尖叫著說道:「就是不知道你能怎地?」



雞巴再度刺入屁眼後,主人也再度問道:「不說就痛死你。」



屁眼像要裂開了身體卻非常享受這份痛苦,而我終於說道:「二十三歲。」



雞巴再度刺入後我也仰起頭發出淫叫,而主人則恰到好處的說道:「性奴給我閉上嘴巴好好的享受吧?」



雞巴刺到最痛的點上了,然後我瘋狂的扭腰和喊道:「不要痛死了。」



雞巴繼續衝擊痛點然後主人說道:「不許叫性奴,不然我就這樣痛死你。」



我繼續發出高分貝的喊叫聲,而主人則冷酷的說道:「給你機會你不知道珍惜那我可就要懲罰你了。」



時間下午的三點十分,我第一次接受性奴淫舞的調教。



主人拿出一雙用皮筋連著的筷子後和我說道:「性奴一定不認識它?因為這是我獨創的性虐刑具之一,我給它起名叫做性虐筷子,是用來懲罰你們這種不聽話的性奴所專用的刑具。」



我看著性虐筷子說道:「後面連著皮筋有什麼用啊?」



主人沒有回答我的提問因為根本沒有必要,而他將性虐筷子,噴上一層威猛的重油汙淨後說道:「這油汙淨起到的是潤滑作用,一會你就明白了。」說完將一根筷子慢慢的推入我的屁眼。



屁眼的感覺很奇妙最明顯的就是想要大便,而我則委屈的說道:「不要好難受啊別別這樣對我。」



筷子繼續往屁眼裡深入很快就進入了一半,而就在這時主人卻停下了。



等了大概五秒鐘主人突然用食指壓著筷子說道:「叫聲好聽的性奴。」



屁眼的感覺無法形容而我一邊扭腰一邊說道:「不要好難受啊。」



食指在筷子的平面上滑動而主人低聲說道:「給我淫叫快點。」



筷子在屁眼裡上下移動著,而我突然感覺到快感後,不由得發出淫叫聲來。



主人將筷子完全推入屁眼後說道:「性奴爽嗎?」



無法形容屁眼現在的感覺,不過總結起來就是一個詞字,那就是痛。



我一邊流淚一邊說道:「好難受啊,求你了快拔出來吧?」



主人說道:「拔出來,哈哈哈哈哈,我都說過了這回要罰你的,所以你就好好的享受一下性奴淫舞的可怕吧?」



將另一根筷子握在手中後,往陰道裡插入的同時說道:「想叫就叫吧性奴?」



我瘋狂的扭腰和退後身體,但卻無法阻止筷子的進入,然後我只能眼看著長長的筷子慢慢的進入陰道了。



筷子終於被推入陰道了然後我也身不由己的跳起淫舞來了,當然,我的尖叫聲從始至終都沒有停下過。



等了大概不到一分鐘的主人說道:「幸福時光開始了性奴,從現在起直到明天的十一點鐘我才會停止懲罰,而這期間我會去別的性奴那裡享受。」



突然意識到我要這樣熬到明天後,不由得腦子空白,然後我說道:「求你了這樣真的會死人的。」



主人說道:「為了說明你是個性奴,我還有兩個指令要你遵守,第一個指令是從現在起你要一直說性奴二字,直到我說停下為止。而第二個指令需要我先按上一個刑具才可以說出來。」說完從皮包了拿出一個鈴鐺後,將它掛在性虐筷子的皮筋上的同時說道:「第二指令就是鈴鐺不能發出聲音。」



我哪裡受得了這個,而當我掛上鈴鐺的瞬間,就一下子使它發出鈴聲了。



主人突然冷酷的說道:「性奴你還有五分鐘,下面聽好了我說的話,因為我就說一遍然後就進入倒計時。」



我扭得越來越用力,而隨著我的扭動,陰道和屁眼裡的筷子也就會隨之移動。



主人繼續說道:「鈴鐺從倒計時開始就必須停止一切聲動,而它要是響了一聲你就要再加時一小時,要是兩聲則四個小時,五聲就加時一天一夜,十聲的話就加時五天四夜。」



突然明白不能讓鈴鐺再響了,然後主人看我停下動作後說道:「你現在只要說出性奴二字就算開始倒計時了,當然,你也可以緩一會,因為還有三多分鐘。」



突然有種落入地獄的錯覺,然後主人說道:「還有兩分四十八秒。」



我憋不住了,但一想到要加時就再度憋氣挺著,然後主人說道:「就剩下一分鐘的時間了性奴。」



我委屈的說道:「能不這樣嗎?」



主人說道:「還有三十六秒了性奴,我建議你小幅度的扭腰,這樣就可以在鈴鐺不響的前提下跳性奴淫舞了,當然要小心啊,皮筋的彈性可是很高的。」



我欲哭無淚的說道:「求你了別這樣。」



主人說道:「還有十一秒了,開始跳性奴淫舞吧,性奴。」



我絕望的說出性奴二字後,主人也低聲說道:「性奴性奴性奴性奴,讓你說這個詞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用你的自我暗示,來時刻暗示你是個性奴。」



我終於跳性奴淫舞了,因為不跳的話太難受了,不過即便跳了,對於緩解痛苦也起不到任何正面的作用,反倒會加重我的痛苦。



主人看我進入狀態後說道:「性奴看來很享受啊?不過忘了說明,性奴二字也是有對應的懲罰的,而你要是停了一秒,就會被我摸玉十分鐘,當然,你不可能知道摸玉是個什麼樣子,所以我先摸上一分鐘讓你感受一下,記住千萬不要再摸玉的時候停下說性奴哦,因為那樣就會被我持續性摸玉了。」



主人走到我的面前後在將身體轉過去,然後他那兩雙惡毒的手,就這樣同時放在陰道的兩側,而我也突然明白,所謂的摸玉就是手摸陰道。



掌心是人手上最敏感的部位,所以任何的細微變化它都能感應到,所以主人就這樣將手掌放在我的陰道前,任何伴隨著我的扭動,卻始終將手心處在性虐筷子的一釐米範圍內。



漫長的一分鐘終於過去了,而我只覺得陰道又熱又舒服,不過卻有一絲難以言明的羞辱感縈繞心頭。



主人見我已經適應後說道:「好了性奴,你的練舞時間到了,我就不打擾你在這裡練習性奴淫舞了。」說完轉身要走的瞬間,又回頭說道:「不要以為我走了就沒人監督你的一舉一動了,實話告訴你,這裡不僅有竊聽器,還有四個高圖元的紅外攝像頭,因此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監控之下,所以我奉勸你不要弄響陰道上的鈴鐺和發出性奴以外的聲音來。」



主人終於按動自動捲簾門的開關,然後就這洋離開了車庫。



自動捲簾門關閉的一瞬間,我有一種告別人世間的錯覺出現,然後我開始本能的用陰道吸住筷子,然後小幅度的用陰道內壁去摩擦筷子了。



不能讓鈴鐺發出聲音是我現在最大的噩夢,因為想要保持無聲,就只能小幅度的蠕動陰道和屁眼的內壁,至於腰部和臀部均不能動,而這樣的結果就是陰道和屁眼幸福感會不斷的加強,並且是累加的效果。



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性奴。



說了幾個性奴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我說了很多個,而這時的我突然想到要是這樣說上一天一夜的話,那我豈不是連說話都忘了怎麼說了嗎?「眼淚在主人離開不到五分鐘後落下,不過我並不是因為痛苦才落淚,而是因為要這樣過完一整夜的時間,我無法想像自己會怎麼樣。



第一次站著尿尿了,我卻仍舊說著性奴二字和繼續摩擦性虐筷子。



索性閉上眼睛吧?不要,太幸福了根本閉不上。



什麼???我還能高潮啊!!!過去多長時間了?



陰道陰道好熱啊。



屁眼屁眼屁眼好舒服啊。



不要又高潮了。



救命啊,誰能告訴我還有多久嗎?



一個小時後,已經能控制鈴鐺的我,開始大幅度的蠕動陰道了。



深夜的八點多,我漸漸的發現黑暗的角落裡,紅外攝像頭所發出的光。



一夜就這樣過去了,而我終於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那就是我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性奴了。



以後我都將跟隨主人的興趣,隨時被他請來的人瘋狂的幹,猶如現在,我將失去人格,失去尊嚴。直至主人厭惡我為止!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